主页 > 吉祥邮 > 记协自爆毁证 会员私隐当垃圾丢
记协自爆毁证 会员私隐当垃圾丢

星岛环球网消息:据香港大公报报道,《大公报》上月14日刊出保安局局长邓炳强的专访,邓质疑“记协违专业,哄学生入会”,呼吁记协公开会员资料及账目。专访刊出当日,《大公报》接获读者提供资料,指记协职员将两大袋神秘纸碎,连同食用完的饭盒弃置在后楼梯,当中包括有写上“学生会员变正式会员”的碎纸条及零碎的入数纸等。基于公众利益及传媒专业责任,《大公报》于9月23日刊出相关报道。

事隔约17日,记协突然向会员发声明,就《大公报》报道,声称“有会员资料疑被窃”,执委致歉并向私隐专员公署投诉。法学教授傅健慈狠批记协向私隐公署汇报是“恶人先告状,转移视线,试图掩饰其涉嫌销毁证据资料”,并指事件可能触犯妨碍司法公正罪,敦促执法部门对记协展开调查。前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咨询委员会成员郭振华指出,如果有关机构未有保护好会员的个人私隐资料,已属违法。\大公报记者 施文达

反中乱港组织记协在黑暴期间为黄媒、假记者及儿童记者充当保护伞,又成立来历不明的所谓“记者保护基金”,业界、社会大众及政府官员,均多次对记协的资金运作及会员资料提出质疑。邓炳强接受《大公报》专访时,狠批记协政治挂帅,渗透校园,拉拢“学生记者”入会,质疑其代表性,呼吁记协公开会员资料及账目以正视听。

只字不提“学生变正式会员”

一直拒绝公开会员及账目资料的记协,在《大公报》上月14日刊出邓炳强专访当天,被发现其职员丢弃两袋以垃圾袋盛载、被碎纸机处理过的碎纸,当中有写上“学生会员变正式会员”之类的文件碎片,以及相信是银行账户资料的文件碎片。《大公报》在9月23日刊出相关报道,并发电邮向记协查询“学生会员变正式会员”等事,惟一直未获回复。

报道刊出至今约17日后,记协忽然就《大公报》9月23日的报道向会员发信,声称翻查闭路电视查核后,发现上月14日有两名形迹可疑的人在记协办公室外徘徊;又声称所谓被窃的废物中,约有150名会员的资料,包括姓名、会员编号及报称通讯地址等,当中大部分是2012年已逾期的会员,资料已碎毁,却绝口不提疑似银行账户资料及写有“学生会员变正式会员”字句等的文件碎纸。记协又声称,“就有会员资料疑被窃”,已向个人私隐专员公署?报。

前私隐咨询委员:《大公报》无?私隐

曾担任个人资料(私隐)咨询委员会成员六年的郭振华表示,根据《个人资料(私隐)条例》,属于个人资料的文件需要保护,有关个人或机构若未有保护好会员的个人资料,已属违法。他指出,在公众地方丢弃的文件,不论是否废物,已不是私隐文件。传媒获得不知是否个人资料的碎纸废物,若发现有报道价值刊出相关新闻,是尽传媒职责及专业,亦是受《个人资料(私隐)条例》包括新修订条例所保障。郭振华直指,根据《大公报》9月23日的报道,没有触犯《个人资料(私隐)条例》,他说:“无会员全名,无完整银行账户号码,唔?私人资料。”

记协急向会员发信 图转移视线

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、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、法学教授傅健慈批评,记协一直以来胡作非为,为“港独”撑腰,唱衰香港,制造机会给外国“制裁”内地和香港。今次更利用友好媒体打“悲情牌”,抹黑《大公报》有关记协会员资格及资金来源问题的报道,其实是作贼心虚,恶人先告状。记协在保安局局长呼吁公开会员资料及账目的专访刊出当日,销毁会员资料,有触犯妨碍司法公正罪之嫌。如今事隔十多天后向私隐公署汇报,忽然高调向会员发信,疑为转移视线,试图掩饰其涉嫌销毁证据的行为。执法部门应依法尽快对记协展开调查。

傅健慈续指出,《大公报》以公众利益为依归,遵守新闻从业员的专业操守,以求真、公平、客观、不偏不倚和全面的态度处理新闻材料,确保报道正确无误,相关报道并没有违反私隐条例或其他法律的规定。记协的所谓投诉欠缺事实、理据和法律基础支持,根本站不住脚。而且,记协采用“双重标准”,一边说要保障会员私隐,一边却容许其友好媒体向广大市民进一步披露废物碎纸的会员资料。

傅健慈呼吁市民大众认清记协的真面目,不要盲目支持,而专业的新闻从业员亦应跟记协割席。

下一篇:没有了